国家卫健委发布3份文件,互联网诊疗规范“有文可依”

2018-10-09 16:55:36 阅读

9月14日,国家卫健委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的《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3份文件,互联网诊疗规范的靴子正式落地。


文件重申,医师只能通过互联网医院,为部分常见病、慢性病患者提供复诊服务,禁止初诊。


互联网诊疗“红线”已划出,但诸多互联网医疗平台,能否做到?


近日,南都“互联网+医疗健康”研究中心测评了13家互联网医疗平台发现,是做咨询还是问诊,很多平台定位模糊。在患者未提交任何病历资料的情况下,进行在线问诊后,3家平台开了处方,所有平台均提供了用药建议,5家直接推送了购药链接。


对此,专家表示,这些行为部分在打“擦边球”,一旦出现医疗事故,患者很难追究平台责任。也有专家认为,应当将是否初诊的决定权交给医生,而非交给监管部门。


专家解读

为何规定不能初诊,只能复诊?

保障就医安全及诊断准确性


中国药促会医药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刘军帅认为,互联网诊疗不能初诊,是出于就医安全的考虑,因为初诊过程中,医生对病情已经有了初步了解。这样复诊需要的信息,相对初诊少得多。“医生问诊需要获得很多信息,包括患者的言谈举止,通过网络有些信息是无法获得的。诊断和汇集很多信息以后的判断,信息来源越多,诊断准确率也越高。”因此,刘军帅认为,这种规定一是出于就医安全,二是考虑诊断准确性。上海交通大学医疗服务指数研究所所长曹健也表示,这一规定是出于安全考虑。


广东省网络医院院长周其如认为,国家之所以出台这些政策,就是因为互联网诊疗存在鱼龙混杂的情况,也没有具体监管。他指出,过去大多是医疗平台在主导互联网诊疗,要满足医疗需求和患者需求,忽略了医疗安全的一些风险。


刘军帅说,实际操作过程中,医疗机构或者医生通过一些技术手段,把初诊变成复诊,这是完全有可能的。“这等于就是把‘监管’破了,这里面是存在安全隐患的。”


是否首诊交给监管部门还是医生?

有专家认为应交给医生


长期关注医疗政策的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曾表示,这一限制条件是为了保证医疗服务质量和安全,反映了卫健委的高度谨慎态度。


但他认为,需要考虑的第一个问题是,互联网首诊的风险是否超过线下面对面首诊,“医生们给出的答案普遍是:有些超过,态度也有所不同,并没有整齐划一的看法。”那么,如果不同医疗服务网上诊疗风险不同,是将允许网上首诊的决定权交给监管部门还是交给医生自主裁量?“坦率讲,我还是相信交给医生更好。医生,是一个高度谨慎的职业群体,在职业规范和‘电子实名认证’双重约束下,无处遁形的医生若判断网上首诊风险过大,自然会要求患者线下首诊,有把握风险不大的情况下才选择网上首诊。”


朱恒鹏认为,不是说互联网首诊一定要在安全性和服务质量上超过线下首诊,才应该被政策允许,而应是在综合权衡提高医疗服务可及性、降低成本、提高效率、质量有保障这四个因素的条件下,判断互联网首诊是否总体不劣于线下首诊。


初诊后开处方、给用药建议?

用药建议代替处方是打擦边球


在并未获取患者病历资料的情况下,这些平台的在线医师会给予购药建议,甚至开出有“电子处方”字样的处方单,有平台推出购药链接,引导患者选购建议的药品。


曹健认为,在没有提供初诊记录的情况下,医生网上开处方的行为是不合规的,是企业在打擦边球,通过用药建议来代替处方,患者会误以为这是一个处方。曹健认为,医疗平台需要跟患者明确提示,这是处方建议,不是处方,不能让患者按照这个用药建议去用药。


对于有些平台直接提供购药链接的行为,曹健认为,这就是强制性药物销售,推广销售药品。一旦出现医疗事故,患者很难追究平台责任,这是对患者进行误导性销售。


中国药科大学国家执业药师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原国家食药监总局执业药师资格认证中心常务顾问康震也表示,很多患者难以清晰了解药物风险,医师在线开出处方时,有责任以确诊作为前提,再对症下药,在无法确诊时,给出处方药用药建议甚至是购药链接,人为在线购药引流,“平台赚了钱,药物风险却完全由患者自担,发生事故将难以追责。”


如何规范互联网诊疗?

建统一电子病历平台仍存壁垒


康震表示,区分初诊和复诊,关键是看医师是否已经掌握了患者的病历资料,“如果医师对病人不了解那就是初诊”。他举例表示,如果一个患者先后到5家医院门诊看病,5家医院的病历信息没有互通,那么对于这5家医院来说,患者都属于首诊。


焦雅辉在发布会上表示,要对初诊和复诊进行监管,需依靠正在建立的区域卫生信息平台,以及电子病历数据库,把电子病历和居民的电子健康档案连接起来。


让这些在线诊疗平台尴尬的是,康震表示,国家建立统一的电子病历平台,实现“一人一码一病历”,目前仍然存在壁垒。目前各大医院把每个病人的数据都作为私有财产,而并非公开,且各医院信息系统缺乏统一性,要建立电子病历平台且可以在医师之间流通,需要通过立法进行统一规范和信息保护。但目前规范全国医院使用统一的信息系统,“还没有明确的时间表”。


在这种情况下,康震认为,目前很少诊疗平台能够真正严格遵守“只对部分常见病、慢性病患者开展复诊”的要求。


行心电子病历系统


行心电子病历(XYEMR)通过一体化的门户,围绕某一具体病人,以该病人为核心,医务工作者可以获取有关该病人的电子病案,包括所有历史和现在的客观和主观诊疗资料:历次门诊记录、住院记录、用药记录、检验结果、完全符合法律规范的电子病历和护理记录。作为一个整体,所有这些资料形成该病人的电子病案。除了医院信息以外,系统还要医疗上级部门及公安、民政政府有关部门的信息进行连网,互相交换必要信息,生成上级报告自动上传。


图片1.png 


电子病历浏览系统的展示主要基于平台的服务组件和卫生信息资源中心实现包括健康档案和电子病历的信息的共享和调阅,为各级用户(包括:医院、基层医疗机构、公共卫生服务机构、居民)提供基于web的访问健康档案或电子病历的应用程序,目标是建立一个用户友好的环境,在该环境下授权的医疗卫生专业人员或居民可以方便地访问健康档案的相关信息,在各医疗机构之间授权的一生和护士可以方便的访问电子病历的相关信息,从而实现医疗卫生信息在全省范围的一个共享。通过网页界面浏览的方式,查询患者历次就诊的病历资料,病历展现为CDA文档。内容具体包括患者基本信息、病程记录、检查检验结果、医嘱、手术记录、护理记录等。


电子病历共享主要通过电子病历浏览器实现,区域卫生数据中心保存有全区域内所有的电子病历信息,提供以下功能:


1.汇总来自于各医疗机构的电子病历,按统一的规范存储,并建立起平台内所有电子病历数据的索引,以供检索

2.提供电子病历检索功能,支持按姓名、病人MPI、诊断、就诊机构、就诊时间区间等条件的病历检索,允许使用人员检索同类诊断同类病人的电子病历,为当前病的人诊疗方案寻找参考,或查询当前病人的历史就诊记录

3.提供Web方式的电子病历浏览器和电子病历查询服务,允许用户使用平台提供的电子病历浏览器查看指定病人的全部电子病历

4.支持各业务系统通过“服务”的方式调用平台电子病历共享功能,嵌入到各业务系统中,为其他软件供应商接入平台二次开发提供服务

5.提供符合卫生部标准的XML格式的电子病历下载功能

6.能共享和异地调研影像数据和检验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