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联体课堂丨区域分级诊疗困境在哪里?如何探路?

2018-10-10 15:00:19 阅读

图片2.png 

 

医联体内各级医疗机构分工不明确,医疗行为无差别化

 

医联体在组建之初虽在合作协议中明确了各级医疗机构的功能定位,牵头单位承担疑难复杂危重疾病的诊疗,担任对所有下一级医疗机构的业务指导;三级医院承担部分危重疾病的诊疗和一般疑难复杂疾病的诊疗;二级医院承担一般疑难复杂疾病和常见多发病的诊疗;社区服务中心承担常见多发疾病诊疗和慢病管理,但在实际运行过程中,各成员单位的任务分工并不明确


首先,对于疑难重症、一般疑难复杂疾病、常见多发病并没有明确的界定标准,不同的医疗机构、不同的医务人员、不同的患者对其的理解与界定都不一致,导致患者在就诊、医院在收治病人的时候,并不能做出很好的判断。


其次,各成员单位在实际运行过程中,基本还是延续医联体组建之前的运作模式,医疗行为并无差别化,医联体内大医院依然承担大量常见病、多发病的诊疗服务,基层医疗机构社区守门人的作用也发挥得并不充分,医疗资源浪费严重且效率低下的问题依然存在。

 

医联体内各级医疗机构协作不紧密,利益难以协调

 

目前医联体内各级医疗机构间的协作仅仅局限于双向转诊,下派专家到基层,培训下级医疗机构医务人员等,这种“协作”方式过于片段化,不够连续。


首先,目前的双向转诊模式,在上转时虽有绿色通道,但受上级医院床位的限制,部分基层重症患者并不能及时转诊到上级医院,下转时又存在上级医院医生对下级医疗机构服务能力了解不足,没有细化的下转标准可以参考,在下转病人时并不能做出很好的判断情况,再加上基层医疗机构床位紧张,无法接收上级医院转送的住院患者,为自上而下的转诊造成了实质性的困难。


其次,专家下基层出诊、带教,其实并未能真正扭转基层医疗技术力量薄弱的现状,一方面是因为派驻出诊的专家大多为专科医生,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缺乏的是全科人才;另一方面为了避免出现“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后果,上级医疗机构对基层医疗机构大多采用技术驰援的输血式办法,而不是采用培植自身的造血式方式。


再加上,该区域医联体为松散型医联体,各成员单位行政隶属关系不同、财政来源不同,内部利益难以协调,分配不明确,容易出现上级医院不愿下转病人,下级医院不愿上转病人,上级医院不愿真正派驻专家下基层等情况。各级医疗机构间协作不紧密,转诊渠道不畅通,基层医疗服务能力提不上去,分级诊疗就只能是一句空话。

 

医联体内二级医疗机构的枢纽作用发挥得并不充分

 

区域医联体为典型的“3+2+1”模式,其中二级医院作为医联体内承上启下的枢纽,其作用发挥得并不充分。如核心医院在下转患者时首选的是医联体内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与二级医院联系不够紧密,在派驻专家进行业务指导的时候,也并未与二级医院有过多的交流与合作;基层医疗机构在上转患者时,也是首选核心医院,虽然有时也会根据病情,将部分患者转诊至医联体内的二级医院继续治疗,但转诊病人的数量极为有限。

 

缺乏信息共享平台

 

医联体内各级医疗机构信息系统自成体系、互不兼容,诊疗信息、影像及检验资料难以共享,双向转诊的一体化连续性医疗服务无法实现无缝对接,远程会诊无法全面开展,医联体内部的重复检查和重复开药难以控制等。

 

行心区域分级诊疗协同管理系统

 

结合国家、县市对分级诊疗工作开展的相关要求,行心科技设计基本的区域分级诊疗协同管理系统功能,在完善现有预约诊疗系统的同时,明确全科医生与大医院之间的职能定位,建立畅通的信息通道形成与大医院之间的无缝衔接,实现社区首诊及在不同级别医疗机构间的规范化转诊,并提供对转诊过程的记录与监管,为分级诊疗的实现提供信息化支撑手段。


Ø 预约诊疗系统

统一预约挂号系统,通过外网开放的方式,实现了对医院的医疗资源的预约。系统已经实现了对居民的注册管理及实名认证,为居民提供在线的预约挂号功能。

预约诊疗系统升级建设将对现有的预约诊疗服务功能进行完善,包括预约号源的扩充、预约方式及范围的扩充、预约时间调整等,同时,预约诊疗系统还将实现与区域卫生计生信息平台之间的数据交换与共享,实现与卫生计生健康门户网站的整合等,满足区域分级诊疗协同应用服务开展的基本需求。


Ø 双向转诊转检系统

为了贯彻《医改》,并积极推进双向转诊制和探索社区首诊制等工作,充分发挥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在公共卫生及基本医疗体系中的基础性作用,促进公立大中型医院与城市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之间形成业务联动、优势互补、疾病诊治连续化管理的机制,最终实现“小病在社区,大病进医院,康复回社区”的就医格局。


1539155232135765.png

双向转诊系统界面


Ø 家庭医生签约服务

目前国内所存在的“看病难、看病贵”现象是医疗服务供给不平衡的具体表现,若想从根本上缓解“看病难、看病贵”现象,必须建立规范的就医秩序,充分发挥社区全科医生“守门人”的作用,将常见病、多发病在基层予以解决,而大医院则重点承担住院服务、疑难杂症诊治和医院教学科研职能,在全科医生和大医院间建立良好通畅的沟通及转诊渠道,针对居民需求提供有针对性的分级诊疗服务。


图片4.png


图片5.png

家庭护理评估系统


家庭医生签约分为预签约与社区签约,预签约主要是指居民通过网站、电话、手机APP等方式做签约预约登记,预签约后由全科医生做签约确认并与居民签署签约文件。社区签约服务既可实现门诊签约服务,也可满足居民通过手机APP进行预签约后,前往社区卫生服务机构进行正式签约的需求。